「肯吃苦是天份」  王律翔新球季瞄準「最佳第六人」

P. LEAGUE+高雄鋼鐵人的旅美小將王律翔,是鋼鐵人用來防守對手得分猛將的「防守大鎖」,面對身材比他高大的球員,他展現「打死不退」的拼戰精神,也在幾場比賽中適時扮演鋼鐵人的「板凳暴徒」角色,球季末封關的4場比賽交出場均10.75分的好表現,成功扮演「最佳第六人」的角色。

 

王律翔印象最深刻的一次防守經驗,是有一場對戰新北國王隊時對位「本土得分王」楊敬敏,貼身防守的結果是兩人發生頭對頭的碰撞,王律翔不小心獻出「螢幕初吻」給楊敬敏,還有人截圖發IG限動tag他,「看起來是真的親到啊!」

 

父母要求課業  成績不好就退隊

 

王律翔從小喜歡運動,是自我要求很高且文武雙全的運動健將,小學因為跑得快,參加學校田徑隊,又因為長得高,加入籃球隊,但他和父母約法三章,若成績跌出前幾名就「退隊」與「禁賽」,因此曾有一學期不在球隊。

 

HBL幾乎是台灣球員的必經之路,但王律翔卻是在國二就動了出國的念頭,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,和不同的人種競爭,家人也十分支持他去追夢,國三畢業之後跟隨學長吳永盛的腳步,和其他三位金華國中同學一起步上旅美之路,是當時有名的「金華四少」。

 

國小打大前鋒  赴美身高「凍長」轉後衛

 

和金華學弟陳又瑋一樣,王律翔國小就長到160幾公分,在球隊中主打大前鋒,上了金華國中之後,長到180公分,王律翔主打三、四號的鋒線位置,但國中畢業之後就沒有再長高,赴美面臨轉型為一、二號的後場角色,遇到很多挫折。

王律翔說,一切從頭開始重新學,每天比隊友多花一兩小時做最基礎的訓練,包含協調性、運球技術等,除了自己看影片,還要請教學長與教練,補足技術層面的問題後,再慢慢加強對戰術的理解,學習如何成為一個好後衛。

高中前三分球「掛蛋」  赴美苦練增加射程

 

王律翔今年賽季在三分線上偶有佳作,但其實他的三分線投射也是赴美之後開始靠著苦練才慢慢「長」出來的技能。在高中之前,王律翔的三分線命中率與命中數都是「掛蛋」,總計「兩投零中」、「命中率零」,光是為了找到出手感覺與調整出手動作,他就花了很久的時間。

王律翔是自律高的球員,設定目標後不達目標就誓不停止,當時一起旅美的同梯,早已各自單飛,只有他拿到美國NCAA一級大學的獎學金,也是繼吳永盛、陳盈駿之後獲此肯定的第3位台灣人,受到疫情影響,才回台就讀中州科大,投入選秀進入P. LEAGUE+職業籃球聯盟。

防守也可以練  自律不吃甜食、炸物

 

自認天份不是很好的王律翔,從國中開始就體認到進攻不是他的強項,他也一直認為,防守是他在場上的主要工作,因此,他不斷精進自己的防守功力,「我認為防守跟進攻一樣,不只練運球、練投籃,側跑步、滑步、交叉步也都是要單獨拉出來訓練。」

王律翔的自律從飲食就看得出來,從高中開始就吃得「很養身」,原本只是不喜歡吃甜食跟炸物,後來加碼不喝含糖飲料。前陣子疫情爆發,戶外籃球場都被封了,王律翔爆料自己凌晨四點起床去戶外偷練,健身房沒開放,他就跟同學陳振傑去橋下做體能訓練。

右手臂刺青「狼」  寓意群體動物、尊重對手

 

王律翔的右手在季後多了一個狼的刺青。王律翔說,狼雖然通常獨自活動,但狼卻是最團結的群體動物,尊重對手、不輕忽對手,且個性高傲冷酷,感覺和他很像。

 

職業賽季的新人年,王律翔給自己打了一個及格邊緣的分數。他表示,雖然季末的表現不錯,但前面太起伏,以職業球員的標準來說,表現不穩定要扣很大分數,因此他給自己59分的不及格分數,但因為這是菜鳥球季,所以多加1分到60分。

 

打不好曾爆哭  靠「運球聲」紓壓

 

王律翔的新人球季曾遇到撞牆期,加上季中曾受徵召去打中華隊,與球隊搭配上一度出現「卡卡」,自我要求高的他,曾因某一場比賽打不好,在休息室裡情緒負面且激動,也很自責難過落淚,他的獨門自癒絕招是「運球聲」。

 

「我個人很喜歡聽運球聲。」王律翔說,他的調整方式就是到一個沒有人的球場去運球,聽運球聲可以幫助他釐清思緒,試著從負面中找到正面的事情,也可以進而鼓勵自己,如果一直處在負面情緒是走不出來。

 

「肯吃苦也是一種天份。」這句話是王律翔的人生態度,他說,自己不是天才型的球員,先天條件也不如很多人,他認為就是要比別人做得更多,才有辦法在同一個起跑點,要比別人付出更多,才有辦法脫穎而出,王律翔也給自己設下「最佳第六人」的新賽季目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