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典籃球路 
升學班籃球員  鄭德維曾想開戰機、當導演

 


曾夢想當機師,開著民航機、戰鬥機翱翔天際,曾報考中正預校;熱愛電影想當導演,攻讀世新大學廣電所,曾投入劇組工作。高雄鋼鐵人球員鄭德維秉持著「YOLO(You only live once)」的人生哲學,勇於嘗試、不怕挫敗、拒絕後悔,有「屏中魔獸」之稱的他,走得是一條非典型籃球路,雖然不是一帆風順,但卻比其他籃球員更多采多姿。

「我認為熱忱終究會戰勝才華。」鄭德維說,雖然他的籃球之路起得比別人晚,但他現在把心思、想法全都放在籃球上,一心想要成為更好的球員,成為場上最tough的球員。


和傳統籃球員不同的是,鄭德維到了高二才開始接受正規訓練,在進入屏中籃球隊之前,鄭德維和一般升學班學生一樣,每天用功K書,準備升學考試,籃球只是他下課和同學的消遣娛樂,國小就長到180公分的鄭德維,即便有籃球名校希望延攬他入隊,但都遭到家裡反對。

身為屏東子弟,考進第一志願屏東高中,屏中籃球隊教練高丁國柱、李致乘看上鄭德維的身材希望招募他,但依然被家裡打回票,但上了高中之後出現變化,鄭德維開始跟著同學一起關注HBL、SBL,萌生打球念頭,他和父母打了包票,段考成績會維持前幾名,才正式加入籃球隊,展開正規的籃球訓練。


鄭德維說,全隊都是科班出身,只有他沒有基礎,包括快攻上籃等基礎訓練,他坦言面臨蠻多挫折,有一次還練到當場嘔吐,但他只能一步一步克服,要花更多時間去趕上其他人。


相較於其他隊友都是體育班,鄭德維是升學班的學生,一方面籃球技術要趕上體育班隊友,另一方面成績又不能落後升學班同學,下課還要去補習,回想起那段「蠟燭兩頭燒」的時光,鄭德維很慶幸自己能撐過來,增加他的抗壓性,遇到再大困難都能迎刃而解。

 


鄭德維的高三那年,「屏中五虎」率領屏中從資格賽一路殺進冠亞軍賽,被球迷譽為台版灌籃高手的湘北隊,鄭德維苦練兩年,成為屏中禁區守護神,「屏中魔獸」之稱不脛而走,也拿下當年的籃板王,他直呼是運氣好。

回憶起當年的「屏中五虎」傳奇,鄭德維說,他們當時不被看好,當時先發五人的實力與默契都好,教練認為每一場都不能放掉,因此他們五個先發球員幾乎每一場都打滿,八天打七場比賽,靠意志力撐過來,每場都當最後一場在打,在不被看好情況下殺出一條血路、挺進四強,這段回憶是他人生的轉捩點。

高中畢業後,鄭德維本來想升學至清大、成大,但因為高三打得不錯,很多人希望他往北部發展,幾經考量之後決定放手一博,升學至台北市立大學。除了打球之外,喜歡英文的他不斷進修英文,多益TOEIC曾考了835分的高分,如今成為隊上的隱形翻譯,和洋將交流學到很多local的說法。

鄭德維的人生除了籃球之外,電影幾乎是他的第二生命,就讀北市大的他,對電影充滿興趣,喜歡英國導演諾蘭、美國導演昆汀·塔倫提諾、電影《教父》導演法蘭西斯·柯波拉、香港導演王家衛等,很想暸解電影的拍攝與製片過程,因此報考世新大學廣電所,曾經到劇組去實習,畢業製作時也當過導演、燈光師、攝影等。

比賽之餘,觀賞電影是鄭德維獨有的紓壓方式,只要沈浸在電影世界之中,就可以逃離現實,也因此,鄭德維手機裡有多達四、五十部的電影片單,隊友知道他愛電影,都會問他影評或是請他推薦電影。

鄭德維說,他的人生信念是「YOLO(You only live once)」,因此,他的人生旅程中就是喜歡什麼就去嘗試什麼,不怕跌倒、不怕挫敗,不要帶有遺憾,不嘗試過不會知道自己的侷限。

鄭德維說,KG賈奈特是他喜歡的NBA球星,他喜歡KG的球風與場上的拼戰精神,他也期待自己成為很tough的球員。

第一年打職籃,鄭德維給自己打了六十分的分數,若不是後期受傷,他覺得自己表現會更好,回想自己籃球之路遇過大大小小的傷,讓他更加體認到平時訓練的重要性,讓他更重視身體的保護,以應付強度更高的職業賽事。